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乱伦小说

我與小姨子在廚房徹底淪陷


我有一個非常溫柔賢惠,漂亮可人,還嬌滴滴的老婆,她有一個妹妹,比她小七歲,姐妹兩人在她們當地可稱的上是接連降生的兩顆耀眼的寶石,姐姐是藍寶石,妹妹是紅寶石,也難怪她們能生出這麼漂亮的臉蛋和嬌好的身材,她們的母親年輕的時候就有個外號叫小牡丹,也有人叫她含羞草,引得追求者無數,到現在依然是風采迷人。

 我和我老婆從認識到戀愛經歷了兩年時間,又從戀愛到結婚經歷了四年,在領到戀愛畢業證《結婚證》的那一刻,我真的感謝上蒼,能賜予我一個那麼好的老婆,她也非常愛我,我們幾乎沒有吵過嘴。也就在結婚的那一天我們搬進了一套剛裝修好的兩室兩廳的新家,也是我們獨在異鄉這幾年來辛辛苦苦自己掙錢購買並裝修的新家,那個興奮和幸福的心情到現在還餘味未盡。

 我們沒有傳統的思想,在結婚的兩年前就在一起同居了,雖然我們同居了兩年多,可是我們的熱情依然很高,除了她的例假期外,我們幾乎每天都過性生活,平均一天做兩到三次,晚上睡覺前和早上醒來後基本上是例行的功課,有時夜裡醒了也來斷插曲,還有午飯時,晚飯前等等,地方也不斷變換,在臥室,廚房,洗澡間,陽台,餐廳,客廳等,有時候還在客廳一邊看黃片一邊風雨交加,大多時間都能讓老婆達到高潮,有時候還高潮迭起,一連兩三次,有時我還真怕自己會提前透支虧空。就這樣我們性福的小日子每天洋溢著。

 可性福的日子不常,就在我每天盼著快點下班,可以回家抱我那嬌滴滴的老婆時,突然……

她懷孕了,我又一次被幸福衝擊大腦,我馬上就要做爸爸了。我有突然有一種期望是想老婆能給我生一個男孩,我不是思想傳統,我是喜歡男孩,好養,調皮,我喜歡調皮的小孩。可是兩個多月我們去醫院檢查,醫生建議住院保胎,因為我老婆胎盤虛弱,常見紅,最遲到四個月之後就好了。

 於是我開始正式忙於奔波,一遍上班一遍去醫院照顧她,每天下班後先去買菜,做一些自認為可口的飯菜,然後給她送去,因為她妊娠反應較大,再加上在醫院一個人實在無聊,幾天下來憔悴了很多,我也瘦了好幾斤。我實在不忍心她太孤單,她也心痛我,於是我們商量讓她妹妹過來陪她(雙方的父母因為都有脫不開身的事情,所以只在剛進醫院的時候來過一次),並給她做飯送飯,反正她大專剛畢業,到簽約的單位上班還有一個半月,閒著也沒事,她的工作也是我幫著聯繫的,就在我們公司,不過,不和我一個部門,正好她以後可以直接從這裡上班了。

 也許前些時間我「縱慾」過多,突然停了下來,還真有些難以忍受,這些天來,每當我處理完工作,靜下心來想想和老婆過去的生活,和在醫院看到老婆楚楚動人的眼神,我的小弟弟就高舉蒙古包提出抗議,我能體會老婆,她為我付出那麼多,還在醫院熬受生活,我曾下定決心此生不做對不起她的事情。也就在這些天,我又恢復了和她同居以前的性生活,自己將自己解決了好幾次。

 一個天氣晴朗的下午,我從車站把她妹妹接來了,也許因為年輕,她看上去比她姐姐更漂亮可人,更有惹火身材,更嬌滴滴的楚楚動人,夏天天氣太熱,她穿著時尚而又大方,真絲的t型襯衫,雖襯衫較為寬鬆,但是仍包不住她那豐滿白嫩而又嬌好的身材,再加上漂亮嬌羞楚楚動人的臉蛋,我一下被迷住了,發呆了一會,然後我們相互寒暄了幾句,往醫院走去。她說話時總是帶著含羞的微笑,微微低著頭,我不知不覺偷偷留意著她的細小動作,但我保證當時絕對沒有非分之想。

 雖然她是個嬌公主,但是沒有一點小姐脾氣,每天幫著買菜,做飯,送飯,陪她姐姐聊天,我感覺一下輕鬆了很多,幾天下來我那干黃的臉上也恢復了些光彩,真心感謝她的付出,雖然她認為她做這些只是為了敬愛她的姐姐。

 一個星期又過去了,每天都發生著昨天同樣發生的事情,老婆在醫院躺著,老婆的妹妹忙在菜場,家裡的廚房,醫院之間,閒著的時間就呆在醫院,我奔波在公司,家裡,醫院。就這樣每天重複著同樣的生活。

 生活雖平平淡淡,但是這幾天我心裡總感覺有些不太對勁的地方,但也說不出來是什麼。現在想想知道了,不對勁的地方出在我和小姨子之間,我在不經意間躲著什麼,我不敢和她多接觸,她太漂亮太清純太柔情了,特別是那一雙含情默默水汪汪的眼睛,和嬌滴滴的清羞,讓人止不住的產生聯想,我怕,我真的很怕,我怕我會對她產生聯想,怕愛我老婆的同時再愛上她,平時人戲言「握著小姨子的手,後悔結婚婚了頭」,我不想這事發生在我身上,我太愛我老婆了,我不想她為她最愛的男人和最親的妹妹所傷心。光躲著這事的發生也不會有什麼不對,後來我才知道她也在躲著什麼,有人說上帝很會愚弄人,你怕什麼就讓你經歷什麼……

 昨天,也就是我老婆的生日。我下班回家,我按了門鈴,我有鑰匙,不過我每天都是按門鈴,現在是夏天,不想造成不必要的尷尬。她(小姨子)正在廚房做飯,我等了一會,她才幫我把門打開,雙手都是水,她對我說:「下班了,快進來吧。」我本想說:「嗯,下班了,今天做的什麼菜?」

可是等我抬起頭,我腦子一下緊張的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,只是傻傻的看著她,廚房沒有空調,可能是因為她在廚房呆的太久,想多為姐姐做些好吃的,她身上穿的還是那件絲製t型襯衫,快被汗水給津透了,襯衫緊貼在胸前,一個薄如蟬絲的乳罩一覽無餘,透過乳罩,隱約可以看到兩隻mm雪白堅挺,富有彈性,,在她說話時,輕輕的跳動了一下,雖就輕輕的一下跳動,卻吸引注我全部的目光,雖屋裡光線不是很好,她美的簡直令人窒息,平時我從來也沒有敢往那裡瞧過,包括偷偷的瞧,我怕我會失去控制會禁不住的產生聯想,而今天卻在這麼近的距離下面對著她。


 此刻她正微微低著頭,頭頂和我的鼻樑在同一高度,我正好往下斜看到她的臉,很清楚的看到她那長長的睫毛,小巧的鼻尖,和紅潤的小嘴,白皙的臉上因為天熱,泛了些桃花似的紅潤,讓我不禁嚥了口口水。看她眨了眨那雙會說話的眼睛,好像在等我說話,她等了一會,看我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,抬起頭看到我眼睛,我想流露出來的一定是貪婪的眼神,她順著我的眼神低頭一看,突然嬌羞的尖叫一聲,臉迅速變的緋紅,一路小跑,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廚房。這事我才回過神來,實在覺得太自己失禮了,不應該這麼輕浮,不好像內心並沒有後悔剛才的發生的事情,好想還有些企盼。

我整理好我的工作包,往廚房走去,想緩和一下剛才的尷尬,幫幫忙,聊些無關痛癢的笑話,也許就可以不用刻意去想剛才所發生的事情。我來到了廚房,看到她正背對著我切黃瓜,我走過去說:「我來切吧,看你熱的,去客廳呆一會吧。」她說:「不用,還是你去吧。」雖然她拿著刀,看著黃瓜,卻不見她下刀,我想一定是還沒有從剛才的的突然中回過神來,臉依然是緋紅。我怕她心不在焉的千萬別不小心切刀手,那雙纖細白嫩的手要是被切到,我會恨死自己,我走過去從右後側抓住她手中的刀,說:「還是讓我切吧。」

 她可能是沒想到我會過去奪她的刀,身子猛然一顫,黃瓜從她左手中掉在了地下,她往後一退,想彎腰去撿。可老天就是愛捉弄人,她這一退,正好那個不是很大,但很堅挺的屁股抵在了我的大腿根部,我很清楚的感覺到了她屁股的彈性。我再也無法忍受,相信女人都是敏感的,她一定感覺出了我的變化,因為她的臉更紅了,紅到了脖子和耳根。她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弄呆了,站在那裡一動不動,任由我頂著,此刻的我也是一動不動的站著。我看到她的喘氣越來越重,胸前一起一伏,低頭從她的耳邊看到她的......在被劇烈的起伏震得一顫一顫,顯得更挺更撩人。

我不是聖人,我有七情六慾,此刻的我實在無法控制自己,突然我腦子一懵,把所有的一切都拋在腦後,什麼正人君子,什麼倫理道德,都等我清醒之後再說吧。我真正體會到那句話的含義:男人都是衝動的動物。我放下刀,從後面把她抱住,雙手就落在她那對堅挺,豐滿的玉乳上,我感覺到她是那麼的富有彈性。雖隔著衣服但我能清楚的感覺到她皮膚的光滑、柔嫩,從手上傳來的陣陣刺激讓我欲仙欲死,我忍不住用嘴唇在她小巧的耳根旁親了一下,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她的顫抖。

 也許是震驚,也許是羞惱,此刻她好像連站的力量都沒有了,頭更底,臉更紅了,像一個溫柔的小貓任由我的擺佈。我慢慢的將她轉過來,此刻她突然清醒了許多,力量也恢復了,用力的掙扎。可是我已經被她撩撥的失去理智,我把她抱的更緊了,並向她的靈巧的小嘴上親了上去,她掙扎了幾下,然後閉上眼睛,任由我擁抱,撫摸和親吻,後來慢慢的也迎合著我。互相給予愛撫和親吻,我能感受到她也正享受著我們一起帶來的刺激。我放開膽量,慢慢的抱著她走向臥室,她穿的衣服不多,在我們的熱吻中,我脫掉她的衣服,把她壓在身下。

 事後,我們靜靜的相擁著躺在床上,都仍不捨得離開對方身體,我是這麼想的。臥室內一片狼藉,停了一會,我們誰也沒有說話。各自收拾好殘局,穿好衣服,我看到她臉上出現兩行淚水,我突然清醒了我的禽獸行為。走過去抱著她,把眼淚給她搽干,她眼淚又流了出來。我慌了手腳,一直說對不起,我拿著她的手讓她打我。她不肯,我說我自己動手,我打了一下,被她攔住了。

 她說:「姐夫,我不怪你,其實早在幾年前我心裡就偷偷的有你了,你是那麼的優秀和穩重成熟。不過我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,你是我姐姐的。姐姐很疼我,我本想把我的這個秘密一直帶到老,可是剛才我竟然對不起姐姐!姐夫,我該這麼辦?我該怎麼辦?我心裡亂死了!」

 我終於知道了她的心,怪不得這些天來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。此刻我也知道了我的心,我真心的愛上了她,愛她的心並不亞於她的姐姐,看著她此刻的心情我心裡更亂更難受。可是我該怎麼辦呢?我不是沒有責任心的男人,可是這個責任太大了,大的讓我無法抗起,我要是對她負責,她的姐姐就是我現在的老婆呢?在醫院為我懷孕生子。我沒有說什麼,只是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情了,不過在說這話的同時,我從她傷心的表情裡又看到一絲失望。

 我們拿著做好的飯菜和中午買來的蛋糕(一直在冰箱裡放著)來到醫院,看到老婆一臉的不高興。我知道她是埋怨我們,在她生日的這天我們來的反而比平時更晚。我壓抑著使自己平靜下來,哄她說,這都是因為今天在家想多給你做些好吃的慶祝生日,並定蛋糕耽誤了一些時間,所以來晚了。就在醫院裡過一個特別的生日吧,老婆聽了之後,露出純真的笑容,從她笑容裡我看到她的開心和滿足,這反而讓我覺得自己更加卑鄙。小姨子從來到醫院就一直跟在後面,在我哄老婆時也一直順著我欺騙姐姐,我不知道她現在的心情和表情,我沒有回頭看她,我不敢看。

 從昨天到今天我做什麼事都一直心不在焉,工作時還差點把老闆交代的事給搞砸,我的腦子亂極了,已經不能思考。